没毛熊仔

是波老师的粉丝呦~
希望大家能多找我聊天w

刚开始写,没关系以后会越写越好的

【伊ALL/伊双子】 谁让房间放光芒 ?

“是我。”费里西安诺答道。

 

一个护士伊的脑洞,请配合BGM《小护士》食用。

 

“您身体恢复得不错,但还要继续观察几天。祝您早日康复。”柯克兰医生说完就走出了病房。而他刚把门关上,刚刚十分安静的病房就恢复了欢乐的气氛,各位病友该聊天的聊天,该喝酒的喝酒,打毛衣的打毛衣,还有人在逗鸟玩,各种笑闹声此起彼伏。

“这不是病房,这是谁家的party现场。除了我所有人都是party animal。”被瓦斯爆炸误伤送进医院的本田菊这么想,冷眼看着其他人然后搂紧了手里的抱枕。

忽然间房门打开,众人全部停下了手里的活,齐齐看向门口。而本田菊也忍不住看向了来人,原来是大家最喜欢的护士长瓦尔加斯前来查房。

本田菊当然也挺喜欢瓦尔加斯护士长,尤其佩服这个时候他还是笑眯眯的样子,一点也不准备对这种群魔乱舞的场面发火呢。

“不愧是应付过很多奇怪病人的瓦尔加斯!如果是可怕的霍兰德主任,肯定二话不说先一把抓住贝什米特先生的小黄鸟,然后再夺下布拉金斯基先生的酒瓶,然后还要凶菲利克斯说:‘把刚才吃下去的糖吐出来!’”本田菊默默地想,对比之下觉得护士长简直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

“不是夸张,他一推门走进来,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治愈的光芒啊。”本田菊对于护士长的崇拜之情又默默升了一个台阶。

“ciao~大家今天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呢?”护士长笑眯眯地对大家说,得到了肯定回答之后准备开始每天的例行检查。

大家乖乖回答护士长的样子让本田菊觉得有点好笑,“真是厉害,也许这个房间里有瓦尔加斯护士长的后援会也说不定呢。”他由衷地赞叹道。

“这种幼稚的东西是没有的哦,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不过老婆会就有好几个。”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忽然在本田菊耳边响起。

“谁?”

“见习护士马修啦~”跟着护士长进来的马修是刚从护士学校毕业的新生,是个很喜欢和病人说话的护士,笑起来软软的,看到他本田菊就会感到一种安心的力量。

“这种东西你以后会也会有的,威廉姆斯先生。不光是小朋友,很多病人都很喜欢你哦。”

“是吗?叫我马修就可以了,还有其实完全不期待呢。”马修小声地感叹着:“如果像护士长这么受欢迎就太可怕了,大家的热情也不是人人都能吃得消呢。”

这边费里西安诺已经先从门口的波诺弗瓦开始检查,“波诺弗瓦先生,祝贺您已经痊愈了,是时候办理出院手续了。”

“可是我觉得我还没好,护士长。一看到你进来,我的心就好烫,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它不听我的使唤,跳得特别快呢……”弗朗西斯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近乎呢喃,尾音消失在唇齿之间,带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而他深情的目光似乎并没有把爱意传输到护士长眯起来的眼缝里,费里西安诺还是特别不解风情地说:“不行,您必须回家去。现在您健康得像窗外的安第斯山脉一样。”

他忽然又压低了声音说:“这是为了您好,住院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特别加重了“为您好”三个字,然后用力握住弗朗西斯的手:“您的手温暖而有力,我不相信这是一只病人的手,恭喜您康复了。”还使劲摇了几下。

他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令弗朗西斯大为惊异,“难得如此可爱的外表下竟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能量,真不愧是瓦尔加斯护士长!”不禁更为迷恋他了,巨大的爱意充盈在心间,只能频频点头然后说:“对对对您说得不错,我就天下午就去办理出院手续。不过出院以后请和我在医院往西500米的那家咖啡馆见面吧,为了表示对您的感谢,我给您准备了一个小惊喜。”

“ve~为什么不是现在给我非要等到下班呢?啊对不起我们是不能收受患者的礼物的呢,照顾病人是我们本来就该做的事,您能康复就是最大的惊喜了啊。”

 

“嗤——”

 

“不是拿钱买的东西,我只想等您下班以后拿给您看。请您到时候一定要来,绝对不会后悔的哦”,弗朗西斯脸上浮现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又轻声说了一遍:“绝对……”

“是这样吗?ve……那么我就下班以后和您见面吧。真是不好意思呢,还特地为我准备了谢礼……”

 

“呸!”

 

然后护士们来到了酒精中毒的布拉金斯基的病床前。好脾气的护士长难得地叹了口气,为难地说:“请您把枕头底下的酒瓶拿出来吧,布拉金斯基先生。”说完就伸出手来要没收伊万的酒。

而伊万并没有乖乖把酒掏出来,而是握住了护士长的手摇了摇,声音也失去了活力:“瓦尔加斯护士长,您就当个好人,当作没看见吧。没有酒我怎么度过这漫长的一天呢?毕竟生活也就这点乐趣了。唔……”他的表情更加悲伤了,另一只手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这样是不行的哦,病房里严禁酗酒。ve……而且仔细闻您已经喝了不少了,必须马上停下来。喝这么多实在不利于您的恢复啊。”费里西安诺说完就把手从伊万的手里挣脱出来,要去掀他的枕头。

伊万靠紧了背后的枕头,然后笑眯眯地对费里西安诺说:“这里什么也没有哦^L^护士长。什 么 也 没 有……”他像是催眠似的轻声对费里西安诺说着,而两只抓紧了身上被子的手暴露了他其实特别紧张的真相。

“ve……咒语也好催眠也好都没法让我相信您没有喝酒哦。在病房喝酒这种事是绝对不允许的!您不要想蒙混过关。”费里西安诺的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您忘记自己是怎么被送进医院来的吗?酒精中毒,还有长期酗酒引起的免疫力下降……就算是喝酒真的那么欢乐也要适可而止啊,毕竟您正值青春年华,小心肝……”

“小宝贝儿!”费里西安诺的话音还没落,就迅速响起了一声甜蜜的回应。而这个声音却不是伊万发出来的,被子底下忽然钻出来一个人,亲昵地叫着费里西安诺。

此人还满怀爱意地看着护士长,手里举着酒瓶说:“既然你这么这么亲热的称呼我为‘小心肝’,那么作为报答,我就把伊万的伏特加全部送给你吧。”

“真是大胆呢,刚来就对瓦尔加斯护士长做出了整个病房的病人都想做的事,我敢打赌其他人肯定挺讨厌布拉金斯基先生的这位朋友。”本田菊小声对马修说道。

“据我所知,能叫光明正大地叫护士长一声‘宝贝儿’是那些老婆会、男友会成员的梦想呢。”马修用更小的声音告诉本田菊。

 而见多识广的护士长还是微笑着:“ve……?您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亲友吗,为什么要藏在他的被子里啊?不过您肯配合真的太好了~”这位意外的客人并没有引起费里西安诺的不适,“您帮了我大忙,太感谢您了。”然后对着那人展露出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伊万一下子变了脸,说不清是好友和护士长暗度陈仓让人心痛,还是所有伏特加都离去更加让人伤心。但费里西安诺已经把酒瓶交到了离病床较远的马修手上,一切都没用了。

于是他只能迁怒于朋友:“为了一句‘小心肝’就出卖了我,耀,你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别见色忘友!瓦尔加斯真的那么可爱吗?他进来之前你明明正在喂我喝酒,怎么被他一叫就要助我戒酒?我来叫你十声‘小羊羔’、‘小宝贝儿’、‘小花骨朵儿’,你得帮我再买瓶酒回来!”

“不!”王耀迅速拒绝了伊万,还说:“打我一见到这位天使般的护士长,就明白了帮你带来伏特加简直就是在犯罪。现在我和他一条心,要帮助你戒除天杀的酒瘾,才不枉他叫我这么一声‘小心肝’!”

“我看出来了,您是一位真正的朋友,先生。”费里西安诺红着脸握住了王耀的手,鼓励他监督伊万戒酒:“请您多来陪陪布拉金斯基先生,为他带来欢乐,不要一天到晚总想着从杯中物里寻找生活的乐趣。”

王耀满口答应下来,双眼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瓦尔加斯的治愈力真是令人惊叹!只要一踏进这个房间,没有不乖乖听话的,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护理范畴了吧,而是一种打动人心的魅力啊。”本田菊心里默默想着,也许世上真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有巨大能量的“瓦尔加斯力”吧。

 

“嘁……”

 

护士们接着来到了难搞的海格力斯病床前。这人是本田菊的邻床,但本田菊却看不出他是因为什么理由被送进医院。

在他看来这个人怪有意思,而且性格随和,喜欢逗猫玩,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马修一提起他就愁眉苦脸,还说过宁愿为十个基尔伯特洗澡也不愿意和海格聊天。

“但是交给护士长的话,一切就都没问题了哦。”马修如释重负地说,“能让这位古怪的病人喜欢,不愧是护士长呢。”而刚来不久的本田菊也十分好奇二人是怎么相处的。

“您又没按时吃药了吗?”费里西安诺的话语中并无半分责备,而是一种好友般关心的口吻,“这样是不行的,如果不早点出院您怎么将生活扳回正轨呢?我来喂您吃药吧。”见海格乖乖吃下药后又劝慰他说:“要配合护士们呀,卡布西,您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月了,我们都很希望您早日康复呢。”

他的话没有马上得到回应,过了好半天一直一言不发的海格力斯才缓缓地说:“我 时 常 在 想  , 人 存 在 的 意 义 是 什 么 呢 ? 死 亡 既 然 是 必 然 的 悲 剧  , 而徒 然 地 反 抗 则 是 比 悲 剧 更 加 绝 望 的 注 脚 。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又接着说:“如 果 现在 死 去 了 ,还 能 省 去 愚 蠢 的 浪 费 。”末了才抬起头来看着费里西安诺的眼睛说:“呼 吸 , 吃 饭 ,恋 爱 ,工 作。这 一  切 又 有 什 么 意 义  呢 ? 在 我 看 来 ,人 类 当 初 就 不 该 从 树 上 下 来 。您 不 必 再 为 我 费 心 了 , 我 想 一 个 人 在 这 里 静 静 结 束 自 己 的 人 生 。”

“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名为‘绝望’的黑气,真是可怕的人呢。”受到这股强烈的负面情绪感染的本田菊也对人生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几乎要掉下泪来,“奇怪……我明明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人啊,怎么……”他身旁的马修忍不住握紧了他的双手,又拿出自己的手绢为他擦泪,小声地说:“我就说了这个卡布西先生十分恐怖啊,在他身边多待一刻钟我都想去跳河。”

“只是在为这样的事烦心吗?”费里西安诺抵挡住了不祥之气,反而对着海格力斯温柔地笑着,把杯子递到他跟前说:“先把这个喝了吧。”看着海格喝完以后又笑着说:“既然人类当初从树上下来了,当然就有无限可能。我们都要归于尘土,但是由生到死的过程会经历完全不同的事情,这就是呼吸的意义啊。您是世界上唯一的自己,别人完全无法替代呢。”说着他又握住了海格的手,“您消失了,世界上就再也不会出现一个您这样的人了,想必您的朋友都会十分伤心吧。有人在乎您的生,您的死,您的生活和您的悲欢,怎么能说完全无意义呢?至少欢乐与痛苦都曾真实的存在啊。”

他注视着海格说:“如果您因为这样的原因离去了,我可是会非常伤心呢。所以为了这些在乎您的人,请好好生活吧。然后把幸福带给他们。”

“这 样 吗 ?我 还 真 没 想 到 呢 。不 过 您 说 得 不 错 ,所 谓 生 活 就 是 制 造 回 忆 与 幸 福 。我 会 努 力 尝 试 走 下 去 的 。”然后他也对着费里西安诺笑了。

“真是太好了,您笑起来真不错!”费里西安诺鼓励他,整个病房沉浸在一种温柔而美好的气氛中。

“真不愧是瓦尔加斯!竟然三言两语就把大家从忧郁的气氛中拯救出来了。”本田菊再一次对费里西安诺产生崇敬之情。

“我不知道您经历过什么,但我还是想告诉您,请坚强一些!眼前是绝路的时候换个方式前进,也许就能发现别样的风景。千万别轻易放弃,毕竟只要活下去就能遇见好事啊。”费里西安诺继续劝慰着海格:“您该多出去走走。事实上您身体并没什么毛病,是您的心感冒了,冻结起来使您丧失了生活的兴趣。不知道您今晚晚饭后有没有空呢?我想约您七点钟在活动中心见面,和您一起跳支舞,也许这样您就能开心一些。”

听到他的话还个十分惊讶地看着费里西安诺,旋即脸上绽放出一个比刚才更明媚的笑容:“好……好 的 ,我 会 穿 着 我 最 好的 衣 服 赴 您 的 约 。”

“如果您有了心劲儿,那可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十分期待今晚啊。”他脸上的笑容太可爱了,所有人都开始嫉妒起海格来。

 

“呕……”

 

“头 发 。 ”过了半天海格忽然冒出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您说什么?”费里西安诺十分疑惑。

“我 说 我 头 发 痛 ,护 士 长 。 ”

“他其实真的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为了继续呆在这里和护士长约会才会这么说吧?”本田菊小声地询问着马修。

“没错,我看整个病房里最健康的就是他了。护士们悉心照料使他重获健康,但太健康他就必须离开护士长,所以才说头发痛。不过这种借口也实在太烂了。”马修小声地吐槽着海格。

“只要您安心养病,对生活燃起希望,头发痛也不是问题,那么晚上见吧。”费里西安诺并不戳破他的小小谎言,转而去看下一个病人了。

 

“啧!”

 

 

“那个……从刚才就想问了,总觉得有点在意呢,威廉姆斯先生……”本田菊问马修:“刚才就总是听到有个小小的声音,一直在表现出不满的情绪呢。”

“您没有听错,这个混合了嫌弃、不耐还有傲娇的声音正是角落那张病床上的瓦尔加斯先生发出的。”马修回答本田菊。

“瓦尔加斯……欸?这不是和护士长一个姓了吗?”本田菊连忙向角落那张病床看去。仔细一看那位病人竟与护士长长得有八分相似,但气质可大不一样,如果护士长是可爱,这个人可是充满了野性。他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加上刚才又一直在低头做毛活儿,所以本田菊才没有注意到他。

 “ve~哥……哥哥?你生了什么病?”看到罗维诺,费里西安诺也是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他手上正在打的围巾又笑了起来:“要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啊,哥哥~。”

“笨蛋弟弟,我不是来看病的,是来看你的!”罗维诺说着把手里的毛活儿一扔,怒气冲冲的瞪着费里西安诺。
“看……看我?为什么要看我啊哥哥,回家再看也可以啊。”不明白哥哥为什么发火的费里西安诺觉得有点害怕,不禁发出了“ve~ve~”的声音。

“来看你的病人怎么骚扰你,笨蛋!他们在调戏你你还看不出来吗?还傻乎乎地去顺着他们的心思,天然呆也要有个限度!”越说越气的罗维诺忍不住用大力戳着费里西安诺的额头,用力揪着他的呆毛:“不准对病人说会误会的话,不准对他们一直笑,不准答应他们的约会要求,不准回应他们给你取的恶心的爱称,更不准主动提出奇怪的约会!”

“痛痛痛痛痛痛啊!哥哥……呜……我是护士长怎么可能不做这些事情啊,身为护士就要治愈病人的身体和心灵啊。”被戳得大叫的费里西安诺一个劲儿的向罗维诺解释,试图从对方手里解救自己的呆毛:“他们才没有调戏我,那是患者对护士的信任。”

“我什么都看到了!你出来,咱们好好说说这件事。当初我就不该让你去读护士学校,结果天天在医院被人肖想,烦都烦死了!”罗维诺看着还没搞清状况的费里西安诺,心中怒火更盛,跳下床来拖着费里西安诺准备离开房间。

刚才已对病房里众人观察了个够,罗维诺凶巴巴地对所有人说道:“不准肖想老子的弟弟!所有的男友会和老婆会都解散,解散!老子的弟弟这么可爱,追他的人能从这个房间排到大街上,哪轮得到你们!你!那个胡子男,休想把费里切骗到咖啡馆约会!还有你!那个矮冬瓜,禁止用那种恶心的称呼叫我们家费里,我看你和你身边的毛子倒挺配!尤其是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哲学家吗?马上出院,不准再用那种蹩脚的理由骗取费里的同情!”

罗维诺抱着费里西安诺的腰用力把他往门口脱:“过来!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还有你们所有人,永远、永远、永远不要打费里切的主意。如果你们有这种想法,最好马上把它掐死,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说着就和费里西安诺消失在了门口,而走廊里还不时飘来“笨蛋”、“好痛”和“对不起”之类模糊的声音。

 

房间里每个人都是一副失恋的心碎表情,除了本田菊和马修。马修悄悄对本田菊说:“你相信瓦尔加斯护士长真的不知道这些老婆会吗?”

而本田菊皱着眉头说:“这种事情不好说。但是最让我惊讶的是连无所不能的大护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他刚才都要哭出来了呢,难道这就是‘一物降一物’?这么说来,护士长的哥哥才是最厉害的人啊。”

马修也小声赞叹道:“能让护士长哭出来,果然不简单!”

 

--------伪·END---------

 

 

 

 











“哥哥……哥哥,很痛啊呜呜。请放开我的头发。”费里小声地哀求着罗维诺,而他们走到吸烟区一个无人的角落后,费里西安诺却扣住了罗维诺的手,抱住他,在对方的耳边低声说:“嘛……是我不好,哥哥不要生气了呀。”声音却一点也不像刚才在病房里说话时那样充满元气,而是带着一丝引诱的意味。

“你是个笨蛋。”把脸埋在费里西安诺脖颈间的罗维诺吸了一下鼻子,闷闷地说:“你明明知道那些人都喜欢你吧。那些恶心的后援会什么的,以为自己还是高中生吗?其实只是想泡你而已对吧,用脚趾也能想出来日常活动是什么,不就是观察费里西安诺,和费里西安诺搭讪,记录费里西安诺的生活,还有……还有肖想费里西安诺……”他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没了声音,末了只能出一句“混蛋”的抱怨。

“呀?哥哥对这种日常倒是很熟悉呢,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个会的成员呢?不对,哥哥这么喜欢我,一定是这个会的会长,还要大喊‘费里切只能我一个人肖想’,然后把其他人赶出去吧。”费里西安诺一边笑着,一边抚摸着罗维诺柔软的头发,“可是我已经加入‘罗维诺痴汉协会’了呢,该怎么办呢?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罗维诺啊,不对,是只喜欢罗维诺一个人,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如果他不喜欢我,我可真的要哭了。该怎么办呢?告诉我吧,哥哥……”

“闭嘴,混蛋!罗维诺抬起头来,脸红红的样子特别可爱,但是眼睛却亮晶晶的,绿色的眼睛里饱含泪水。如果费里西安诺不说些安抚的话而继续让他生气,罗维诺搞不好就会真的哭出来。

费里西安诺注视着他的眼睛,低声呢喃,声音轻柔而饱含爱意,如同一阵凉爽的风轻轻拂过罗维诺焦躁的心:“请不要哭泣。微笑也好,爱情也好,你想要的一切都给你,所以请不要感到不安……”后面的话消失在了初春甜美的空气里。

 

“呸!什么甜美的空气啊,只是出来放风的大叔随风飘来的烟味而已吧?”罗维诺小声吐槽着,而费里西安诺知道他害羞的时候才会用这种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话,于是愈发搂紧了罗维诺,用可爱的声音说:“哥哥教我怎么追罗维诺吧,为了追罗维诺我什么都愿意做哦。”

“混蛋,不准说这种话,闭嘴!”罗维诺嘴上是这么说,但同样更加搂紧了费里西安诺,“我是真的讨厌他们看你的目光,讨厌你对他们微笑,你还答应了约会的请求,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们?”罗维诺气鼓鼓地捏着费里西安诺的脸。

“哥哥说的是哪一个啊?”费里西安诺故意问道,果然又被气鼓鼓的罗维诺揪了呆毛。

“哇好痛!哥哥请轻一点啊~好了好了,不要生气嘛。因为我是护士长,治疗患者的心灵和身体是我的职责啊。“他顿了顿又说:”不过在我眼里谁都比不上罗维诺呢,就算再来一百个医院的病人,都不如罗维诺的微笑好看呢。”费里西安诺笑着说:“只有罗维诺是唯一不可替代,我最喜欢罗维诺了呢。”

“你对那个头发痛的也那样说了啊,混蛋!”罗维诺一下子又变得很生气,眼泪汪汪的样子让费里西安诺想笑。

“哥哥这么说果然是在吃醋呢。ve~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错啦,但是我的恋人就只有罗维诺一个人哦,其他人都只是朋友而已嘛。”

“这么说简直太狡猾了,混蛋……”

“所以现在又要回去上班了吗?罗维诺吸了吸鼻子,对费里西安诺说,而声音还带着刚才的哭腔。

“对啊,还没有查完房,病人们还在等着我呢。话说回来……”费里西安诺忽然凑到罗维诺的耳边说:“老实说一进病房看到哥哥坐在那里简直惊喜到灵魂要出窍了呢,要是每天工作都能看见哥哥,简直就是天堂啊。”费里西安诺笑嘻嘻接着说:“哥哥就像天使一样,能让房间散发出幸福的光芒呢。”

 

 

是谁让房间放光芒?

 “还有我。”罗维诺哼道。

------------------真·END-------------------

评论(5)
热度(31)

© 没毛熊仔 | Powered by LOFTER